金博娱乐官网

女性性咨询师:这份工作与男妇科医生无异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18-09-02

  从古代房中术到现代男科医院,性的困扰一直是个隐秘的话题。心理学、医学、性学等各学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提出一套解决办法。

  对大部分人来说,对于性咨询师的认知还停留在美剧上面。在美国夫妻之间,性咨询师仿佛就如心理咨询一般平常。在中国,这个行业也正受到越来越多的瞩目。微博上,以性咨询师的名义晒出性咨询对话内容的人越来越多。他们多是“动口派”,以性教育为主要内容;而以“台湾第一性治疗师”童嵩珍为代表的“动手派”进行的是“抓小鸟”的性治疗。她在《性治疗师教你好好做爱》一书里描述:“目前,在华人世界里,只有我的团队在进行一对一‘抓小鸟’的性治疗。”动口派立足性教育

  什么才是解决性困扰最有效的方法?在从事性咨询的人群中,童立是“动口派”的代表。他师从华中师范大学性学教授彭晓辉。研究生刚一毕业就得到了50万的创业启动资金。他创立的新金赛工作室是以性教育为主要方式的机构。“80%的性问题是心理问题。只要将性教育做好了,就能预防新困扰的产生。”童立说,性教育的理念是预防为主。而在困扰解决方面,他采用的是和心理咨询师相似的方式。通过谈话打开心结,吐露心曲。一次咨询的费用三四百元,比普通咨询师略高。

  在微博上,童立账号叫做“性学研究僧”,他拥有6万粉丝,常晒出网友私信发的一些问题。咨询者们大多是年轻人,问题多为婚恋、性爱方面的问题。他的回答大多麻辣,充满诙谐幽默,吸引了一众年轻粉丝。

  而在现实生活中,童立直言性教育、性咨询行业的工作并不好开展。他创业的思路是能走进中小学为学生们进行性教育。“但现在这还需要国家的认可和支持。虽然,很多地区口头上重视这一块了,但真正到实践这一块儿,真正接纳性教育的还不多。”

  相比之下,性咨询行业内的“动手派”似乎颇为红火。在杭州宝善堂的网站上,“最大、最权威的性治疗室”“华人性治疗领域革命性突破”等字眼在首页上来回滚动。网络上的活跃是性治疗从业者们吸引患者们前来的一种方式。

  在华人世界里,唯一使用“抓小鸟”方式进行治疗的性治疗师多为女性。这也让外界对这些女子生出些许好奇和质疑之声。杭州宝善堂性福中心首席治疗师袁汝红告诉记者,性治疗这个行业在国内还是一个新兴的行业。治疗师要有一定医疗背景,例如医学院毕业,或者去台湾、国外读过相关学科。治疗师的学习包含性心理学、性行为学、性医学等多方面。而袁汝红自己有4年多的医院工作经验,主要是在外科、男科。目前从事性治疗行业已经3年多。

  在治疗方面,这家机构有了一套名为“性福六堂课”的完整方案。上这六堂课不用药,也不开刀。在每次1.5小时的疗程里,来访者向女治疗师吐露心曲,并接受行为治疗,期待解决平时难以启齿的困扰。但这类咨询收费不菲,六堂课大约收费3万。如果增加课程,费用也会相应增加,一般是3—5万。

  “动手派”的治疗中有一些巧妙的工具。比如,性治疗师们自己手缝了象征男女生殖器的抱枕。治疗师活动抱枕,向咨询者们演示如何通过自我按摩增强活力。袁汝红将这称为一种训练。她说:“男性常见的主要问题有早泄、阳痿、延迟射精等。比如,针对阳痿的患者,会采用性感集中训练的方式,借助一些专门器具进行治疗。还有感官的集中训练,会在一个特定的氛围下,借助器具的辅助,来诱发他的一些性幻想,降低、消除他的恐惧。还会有一些行为的刺激,辅助他勃起。”

  她认为,很多问题的产生与保守的教育有很大关系。事实上,女性性功能障碍比男性要高,但是前来治疗的远远不到男性的一半。“这是因为女性比较保守,会认为能生育,就是没有问题的。”因为受保守观念的影响,问询的女性中90%会出现阴道痉挛。这也是女性患者最常见的问题之一。“阴道痉挛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心理恐惧造成的生理上的反射。例如妈妈告诉女孩性生活会很疼,生孩子会很疼,那么她便在性生活的时候就会非常紧张,造成阴道痉挛。”

  不光是女性,在保守观念的影响下,很多男人也认为性知识是错误,甚至肮脏的。袁汝红的一个患者高中时患了抑郁症。因为学习压力大,父母怕他早恋,禁止他和女孩说话。如果和女孩说话,妈妈也会训斥他。现在他已经二十四五岁了,从来不谈恋爱,对女性都没有欲望。

  而对于另一位来自深圳泰和性福中心的首席性治疗师胡双双来说,她认为“动手”的治疗才能称之为医学,否则只是停留在心理学层面。“医生是一定要‘动手’的。在医学上区分动口、动手没有任何意义。”

  对她来说,女性从事性治疗师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。“男性性治疗师在治疗女性患者时是非常困难的,因为会涉及到是不是性侵,而且也会加强她的恐怖。如果是男性患者,再给他安排男性性治疗师,在一定程度上就已经抑制了患者的兴奋了。女性性治疗师在治疗男性患者时,患者的素质都是非常高的,而且是医患关系,是一种非常尊重的关系。”

  或许患者们会将咨询师作为自己的性幻想对象,这并不被禁止。胡双双说:“他有权利对医院工作人员产生性幻想,就跟在大街上看到美女幻想一样。你功能正常才会有幻想,有勃起功能障碍的人是缺乏性幻想的,才会有问题。”

  对父母,胡双双从不隐瞒自己从事的工作。她说,觉得这就跟妇产科的男医生是一样的。家里人都会很支持她的工作,但父母还是会让自己在对长辈、邻居面前只说在从事医生的工作。

  夫妻都来咨询的比例大概有30%。让袁汝红印象深刻的是一对老夫妻。老人已经80岁了,他3个月过一次性生活,妻子也有70多岁。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性生活是一种奢望,但妻子觉得人生短暂,而且他们的生活已经到了一个顶端,物质上没有什么可追求了,很回味过去的生活。“他们在性这方面偶尔可以,但不怎么好,所以来治疗。治疗后发现自己真的可以长进。真正有需求的时候,就会发现这个行业很有必要。我们这个行业起步还是蛮艰难,酝酿了有十多年的时间,现在做的也是越来越好。”

  性治疗男科才成立30多年,很多有性功能障碍的患者都不知道去哪里求医。胡双双对性咨询师的未来充满信心。她说,男科医生可能会采用传统的吃药手术的方法,但是心理方面的疾病用这些方式是不能根除的,而且身体上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。如果不去男科,去一些公立医院,这些医院更不会关心患者的性功能问题,他们会认为你能生育就没有什么问题。“每个成年人都需要性,这是一辈子的事,就像日常生活用品一样,虽然有诸多非议,但这个行业正在被接纳。”


[!--vurl--]

金博娱乐官网相关

    无相关信息